好看的都市小说 王者:縱橫天下 愛下-第十六章 破鏡重圓看書

王者:縱橫天下
小說推薦王者:縱橫天下王者:纵横天下
杜凝眉把这么多年的积怨统统发泄出来,哭得收不了声。
风飞扬也不管那么多人看着了,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,无言安抚着。
赵紫龙对着众人挥一挥手,意思叫众人离开,众人纷纷竖起大拇指,钦佩他化解矛盾的能力,然后陆续离开。
但有一个人没走,这个人就是张琳,她倚在柱子看着。
司马仪和另外两个同伴回房了,司马仪本想也留下的,但是却给两个同伴推着离开。
赵紫龙拿着剑走过去捡起剑鞘,还剑入鞘,卷进油布里。
“老婆子,我们走。”风飞扬轻声说着。
杜凝眉:“走?到哪里去?”
风飞扬:“回家,回我们那座破房子。”
杜凝眉笑了:“死老头,舍得回家了?”
风飞扬:“还废话,走吧。”
赵紫龙拿着剑回来,递给风飞扬:“老哥哥,老嫂子,不闹了?”
风飞扬尴尬一笑:“还闹?老脸都丢光了,再闹下去,就连裤衩都要丢掉,颜面无存喽。”
杜凝眉捶了他一拳:“去你的,公子哥,谢谢你,没有你,恐怕我们夫妻俩已经在黄泉路上。”
风飞扬嘟囔着:“什么公子哥,他叫赵紫龙,我风飞扬的小老弟。”
赵紫龙笑着:“老哥哥,老嫂子,夜深了,夜路难走,遇上踩狼虎豹就麻烦了,明天再走吧,到我的房间去休息。”
他对着风飞扬一打眼色。
风飞扬脸竟然红了。
杜凝眉更是含羞带娇。
风飞扬犹豫着:“那怎么行?你让给我们住了,你住哪里?”
赵紫龙:“我自己一人,住哪里不行?我去住你的大通铺床位不就得了,难不成你带着老嫂子去和那么多人挤在一起睡?”
风飞扬挠挠头:“老婆子,你说呢?”
杜凝眉:“你决定。”
赵紫龙:“怎么了,现在夫唱妇随了?”
风飞扬杜凝眉忍不住也给自己的窘态逗笑了起来。
赵紫龙:“别扭扭捏捏的了,都老夫老妻的,还害什么羞,就这样决定,小二,带我的老哥哥老嫂子去上房,把我的行李拿下来。”
小二大声应过来:“好咧,风大侠,风夫人,这边请。”
赵紫龙附在风飞扬耳边:“老哥哥,小弟已经给你创造机会,别再搞砸了,春宵苦短,好好珍惜,小别胜新婚,记得别叫得那么大声哟。”
风飞扬横眉怒目,一脚踢向他的屁股:“臭小子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
超级学园探案密码
赵紫龙没有躲闪,笑着揉一揉屁股:“老嫂子,好好修理他一顿。”
杜凝眉竟然大大方方说道:“好的,小兄弟,我一定好好修理他。”
赵紫龙眨着眼睛:“最好把他修理得趴下。”
杜凝眉脸都红了,拉着风飞扬就走。
风飞扬笑着:“等一等,我知道这小子打的是什么主意,臭小子,回去替我问候你师父一声好。”
赵紫龙:“知道了。”
滑头鬼的新娘
风飞扬经过张琳身边的时候,低声说道:“小姑娘,好好把握,这样好的男人很难找的。”
张琳的脸立即一片绯红,害羞地低下头:“老人家,我都不知道他家在哪里。”
风飞扬:“终南山里,仙人峰下,桃子林中,竹庐人家。”
张琳吓一跳:“他是终南剑派弟子?”
赵紫龙叫了过来:“老哥哥,你真够意思哟,把我给卖了?”
风飞扬哈哈大笑,回头说道:“就算老哥卖掉你,但却没有人能买得起你,不和你唠叨了,老哥去睡大觉去咯。”
杜凝眉打了他一下:“真没正经。”
赵紫龙看着两人的背影,笑一笑。
张琳走过来,表情复杂地看着他。
“我有什么不妥吗?”
赵紫龙瞧一下自己。
“骗子,大骗子!”
张琳一脸恼火骂着,突然扬手给了赵紫龙一记耳光。
赵紫龙竟然没有闪避,“啪”的一声,这一记耳光结结实实打在脸上。
“你为何不闪不躲?”
张琳不相信地看着他。
“我为什么要躲,这一记耳光该打。”
赵紫龙轻轻一笑。
张琳跺着脚:“还嬉皮笑脸,打疼了没有?”
赵紫龙:“心疼了?”
张琳:“我……你是故意让我打的。”
赵紫龙:“我不让你打,你就有一种被欺骗捉弄的感觉,这口气怎么消得掉?再说了,打是亲,骂是爱嘛。”
“去你的,谁和你亲,谁和你爱,臭不要脸。”
她转身就走。
赵紫龙重新坐下,翘着二郎腿喝酒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……
小二拿着赵紫龙的行装走了出去,风飞扬关上房门。
灯下的杜凝眉显得很娇柔,含情脉脉地看着丈夫。
风飞扬显得有点儿局促不安了,不知该何是好,他很久没有这样和妻子相处在一起了。
杜凝眉撒娇说道:“相公,睡吧。”
风飞扬:“你睡床上,我……”
他的话尚未说完,杜凝眉已经扑进他怀里,紧紧拥抱着他。
这一下子令到风飞扬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代,柔声说道:“原来我的妻子还这般美丽,这般性感,这般迷人。”
杜凝眉嗔道:“不嫌我这身肥肉了?”
风飞扬忍不住笑起来:“这不叫肥,这叫珠圆玉润。”
杜凝眉噗嗤一声笑起来:“那小子很会说话,很会讨人欢心。”
风飞扬点着头,嗯了一声,感慨说道:“今天若不是他,我们就不会和好如初了,你会命丧黄泉,我会伤心而死。”
杜凝眉:“都是我不好,不该疑神疑鬼,不该赶你走,就算你有狐狸精又如何,有本事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,我以后都唠叨你了。”
风飞扬:“我根本没有什么狐狸精,我这一生人就只爱你一个。”
杜凝眉:“那你为何三十年不回来?”
风飞扬:“谁说我没有回去过?我每一年都回去看你,只不过是在偷偷在屋外看你,还……”
他在杜凝眉耳边嘀咕着。
“你这死鬼,偷看我——”
杜凝眉捶打着风飞扬,此刻她心花怒放,即使现在程风飞扬说的是假话,她也心满意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