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一品權相 起點-第201章 誰 錯分享

一品權相
小說推薦一品權相一品权相
以后如何处理鹰巢山的人,那是巫龙的事情。只是,今天没有处理好关岩山寨子的人,几千人要扣押在晒谷坪,也是要不少人看守的,这显然不是好的办法。
“啸天虎、掠星虎和人杰虎全部被擒拿,城堡里所有匪首和帮凶、所有匪兵都被擒拿。对于鹰巢山匪该怎么处置,我来之前向县尊大人请求过,山里这些土匪有恶行的、有血债的,那必须带到县里听审,发落,秋后该问斩的决不轻饶。
但对于平时都没有做过恶,没有下山抢掠、烧杀的人,则可从轻发落。你们寨子有没有恶行的山匪,有多少,那都要你们自己报出来。一旦有恶行,这时候不向大军自首者,牵连全家,有重罪又瞒报的,坐连三族……”
说到这里,杨继业故意停下来,目光扫视下面几千人,几乎每一个人都在躲避杨继业的眼光。对于这样的效果,杨继业还是比较满意的,随后又说,“当然,我希望有恶行的人,自己站出来自首,你做过恶,如今大军攻山,向你讨还血债,清你罪行,难度不应该吗?
你想瞒过大军,那是不可能的。除了在你们村里可以举报,我们也会向附近各寨子、城堡的人,让他们来举证谁有恶行。但凡被举证后,查实了,举证者有奖励,可分给田亩耕种,在山里安居。
我有一座天地錢莊
被举证出来的,罪加一等,坐连全家或三族。这些,只要几天之后就可以查清楚的。另外,村里寨主对全寨的人,哪一个有恶行,又没有告知大军的,寨主视为同罪,该怎么处置,不会轻饶。
最后,我要说一点。之前,我听寨里的人说了,你们是冤屈的,你们是好人。对不对?”
下面果然就有不少人在叫喊,觉得他们是好人,有天大冤屈。杨继业等这些人都说了后,看着他们,等这些人心里发虚之后,才说,“我听你们说了,你们觉得自己没做恶,没下山烧杀抢掠,就是好人了。对不对?
那我问问关岩山的所有人,你们寨子有多少田亩,种多少粮?种多少棉,产多少麻?一年榨多少油?挖出多少药材换钱?
你们也明白吧。寨子的田亩种下的粮,够你们吃三个月还是半年?剩下的日子,那些粮怎么来的?不就是从山下抢来的吗?山下大户、商家,为什么会给你们山上送钱送粮送盐送布?他们心甘情愿吗?那是鹰巢山的山匪杀灭了多少人家,才让山下的人,怕被灭族,不得不给你们送上来。
这些粮、这些盐、这些布匹,你们都吃了、穿了,没说错吧?我们大军今天奉命剿匪,就是要将鹰巢山灭掉。只有鹰巢山被灭掉了,山下各寨子、山下大户、商家,才能够安稳地吃饭,做生意、做生活。这个道理,有没有错?”
杨继业也明白,他说的这些确实站不住脚。不过,这场攻占鹰巢山的战斗,本身就是一次生存空间之争。
鹰巢山这里的人,其实也是为生存而战,上山为匪,就是他们生存的一个空间。如此,在生存空间之争上,是非对错,关键看谁更强了。
借口县衙之令,杨继业此时站在正确的一方,成为正面一方。关岩山寨子的人,作为山匪的一个组成部分,自然是官府要剿灭的对象,没多少理由可辩解。
听杨继业说道这里,寨子的人也都明白,纷纷泄气,低头不敢再争吵。杨继业便不多罗嗦,大声对寨子的人说,“现在开始,到过山下做恶事的,自己站出来,不要牵累了你家里人,更不要让人举证后,被大军抓了出来。
现在开始,半个时辰后,在没有自己走出来的,就开始举证。”
杨继业也明白,让人举报、揭发,是对人性恶的一种纵容和培植,但对鹰巢山原住民要怎么处理,他一时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先将这个群体分化,才便于今后在山里经营。
不说一句废话,虽然杨继业面相年轻,但在文朝,少爷的身份绝对好用,何况寨子里的山民也是处于底层,在鹰巢山上也是受压榨的存在,打着官府的旗号确实很好用。
寨主在桌下等着,一身的汗衣服都湿透了,两腿微微颤抖。因为杨继业之前说了,寨主要对全村负责,一旦出现包瞒情况,寨主会同罪。
“少爷、少爷,我……”寨主见是到这些人铁血的一面,自然更怕。之前,维护他们凌厉地强攻,已经给寨主留下强烈的阴影,担心这些人一个不满,自己会被杀掉。
“好好办事,我会向县尊大人求情,让你们寨子安安稳稳过日子。”杨继业这时候,抛出一个甜枣,才会安定这些人的心。
给人一个不容易的火炉,他们才会珍惜,也就不会产生反抗。对此,杨继业有自己的理解和做法。
巫虎对于统率军卒有一套,对于控制总体走向,也是有自己设想的。对于其他寨子会是什么样的情况,杨继业也赶不过去看了,索性留在关岩山寨里。
寨主见少爷态度已决,便走进人群里,将平时帮他做事的中层管理成员,全召集过来,然后跟杨继业请求。
“少爷,我们寨子这些年下过山的人,我们都会清理出来。只是,多数人都不在寨子里,而是在城堡那边。那些人算不算?”
“你们只要将这里的人先清理出来,至于在城堡那边的,还要审问。看这些人为恶有多大,最后有县衙来处置他们。”杨继业说,对于有恶行的,肯定会带走,投进挖坑事业,也不可能在于鹰巢山这边有联络了。
伯爵千金被强迫与水火不容的精英骑士成为伴侣
一刻钟后,巫虎提醒了一下。当即还在犹豫的人,便站起来,走出人群,立即有战兵将他们押在一旁。对这些人,也不会有恶劣的态度刺激他们。
有人开始走出人群后,自然就有更多的人迫于压力,不得不走出来,免得牵累家里的人。
哭声,便在人群里传出来。